纯良菌

墙头巨多,目前沉迷国胖_(:з」∠)_
男(女)神也不少目前马龙/方博/乔振宇/李玉刚/cate blanchett/lee pace
cp太多不谈__:(´□`」 ∠):_

【轩远】老师,你愿意跟我建设社会主义吗(四)

终于等到你hhhh

真汐汐汐汐汐:

-一个和纯良良@ @纯良菌 的联文,共同脑洞产物(两个人脑子可能都有毒(๑¯ω¯๑)




-师生au,有年龄操作




-轩远年下,不接受师生和年下的勿入呀




-副cp大概胖雨/恺彦/昕博/獒龙




-目前没出现的暂时不打tag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欢脱撒糖向~






孔教授生日快乐呀~相信你一定可以重新打回一队的w




欢迎收看《神奇厕所在哪里》系列hhhh


————————————————————————


        气氛有些微妙。


        周雨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个白白胖胖分学生,心里一瞬间弹幕狂刷:哎呀我的天我这不是走错厕所了吗咋还能在厕所碰见学生呢还是个男孩子哎不对这学生看上去好眼熟啊不对这不是重点最关键的是这孩子刚刚为啥对着镜子一脸羞涩天啦噜我好像发现了什么神曲的小东西不行不行我得冷静这是现实生活啊不是什么神奇厕所在哪里啊怎么前有昕博女厕扑克今有男生女厕羞涩呢我天我仿佛知道了些什么我这个年纪不应该知道的东西……


         今天的周雨仍然在怀疑女厕有什么玄学呢。


         而樊振东看着周雨,此刻的内心也是崩溃的,由于他的内心弹幕多到冲破天际我就不写啦啦啦啦,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他选择了乖乖闭嘴啥也不说。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周雨和樊振东就这么面面相觑,一个实力懵逼,一个啥也不说,俩人就在女厕所里保持了数分钟的沉默。


        最终,周雨忍不住了,好不容易他下节没课,再不回宿舍就赶不上和方博一起打LOL了,于是,周雨一脸温柔善良真诚美丽(?)地对樊振东说:“啊同学你好,我刚刚什么也没看见,同学再见。”然后,便飞一般地跑出了女厕,直奔宿舍而去,留下樊振东一人一脸生无可恋。


        樊振东内心OS:我想追的人碰见我在女厕可能误会我了,我正直单纯的形象破灭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当孔令轩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提起林高远的时候,赵钊彦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想要打他的冲动,忍不住问道:“孔令,你对林老师这么上心,你该不会是……喜欢林老师吧?”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孔令轩一边淡定地做着五三,一边吟了句仿佛风马牛不相及的诗。


         “山有木……”赵钊彦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哇厉害了我的孔令,林老师知道你对他图谋不轨吗?”


         一直坐在旁边温柔地看着赵钊彦的周恺皱了皱眉,从旁边揽住了赵钊彦的肩:“是啊厉害了林老师的孔令,钊钊说话真好听。”


        来自恺彦的暴击(1/n)


        对此孔令轩表示自己再一次感到单身狗的尊严被踩在脚下。


         世道不好了哇,小情侣天天屠狗了哇。


         谁还没有个喜欢的人啊。


         孔令轩想到那个笑起来眉毛淡到看不见的人,嘴角不经意间勾起了弧度。


    




        “哎,哎哎瞎子你别搞我!”此刻,在另一边的教师宿舍,方博正在努力地对抗着许·瞎·拔网线·叨叨叨·昕势力。


        许昕的手顿了一下,站起身,蹙眉看着方博:“天天打什么游戏?不知道自己手有伤?这手不想要了?”


         “我,我打完这盘嘛……”方·小圆脸·委屈·博上线,企图以美色(?)说服许昕。


         许昕看着他,不禁叹了一口气,拉过椅子坐到电脑前,房间里随即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的声音。


         “卧槽许瞎你?”方博刚开始还想阻止一下许昕,结果越看发现许昕打得比他溜多了,不禁目瞪口呆无语凝噎。


          “penta kill!”


         随着提示音,许昕停下手,悠闲地靠在了椅背上,余光看着方博,见他眼里满满都是惊讶,不禁在心里默默坐等他夸奖自己。


         “瞎子,我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良久,方博一脸乖巧地开了口。


        “当讲。”


        “你刚刚的姿势……挺丑的。”


        “……”我现在打死他还来得及吗。


       今天的许昕仍然在怀疑人生呢。

评论(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