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良菌

墙头巨多,目前沉迷国胖_(:з」∠)_
男(女)神也不少目前马龙/方博/乔振宇/李玉刚/cate blanchett/lee pace
cp太多不谈__:(´□`」 ∠):_

【轩远】老师,你愿意跟我建设社会主义吗(二)

嘿嘿嘿就是搞事情

暗戳戳开小号:

-一个和纯良  @纯良菌   的联文,共同脑洞产物(两个人脑子可能都有毒(๑¯ω¯๑)


-师生au,有年龄操作


-轩远年下,不接受师生和年下的勿入呀


-副cp大概胖雨/恺彦/昕博/獒龙


-目前没出现的暂时不打tag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欢脱撒糖向~


    第二天早上,胖轩恺彦四个人打着哈欠要死要活地从被窝里爬了出来,一夜没睡,他们眼下的乌青十分明显——除了赵钊彦,至于原因,孔令轩和樊振东表示不想提起。


    谁要再回忆自己怎么被辣眼睛的啊!樊振东激烈抗议。


    孔令轩则表示:我昨晚什么都没看见,我也不会说是酷盖温柔地把打瞌睡的彦彦抱到床上然后盖好被子的,我什么都不想说。


   “起床啦!你们上不上课啦!”宿管员推开门,气壮山河地吼了一声。


    胖轩恺彦目瞪口呆.JPG


   “我先走啦!”在宿管阿姨“慈爱”的注视下,樊振东迅速穿好了鞋操起课本就跑,真·风一样的男子。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恺哥我和孔令先走啦。”赵钊彦抱起课本,拖着孔令轩,小心翼翼地绕开宿管阿姨和周恺道别。


    周恺笑了笑,无视宿管阿姨的目光,揉了揉赵钊彦的头:“正好顺路,一起走吧。”


    围观群众孔令轩表示收到了一万点暴击:文科实验班和理科实验班一个在东四楼,一个在西四楼,这个顺路,服气服气。


    今天的恺彦,还是一如既往的辣眼睛呢。



    方博发誓,他绝对不是故意走错厕所的。


    谁知道会走错厕所啊!他在心里咆哮。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他默默安慰自己。


    “不要!”“要!”这个时候,旁边的厕所隔间传来一男一女的声音,方博更懵逼了。


    现现现……现在学校的学生都玩的这么大吗?厕所噗雷?


    那个男的声音还蛮好听的,莫名有点熟悉。


    不对这不是重点。


    正当方博想偷偷溜出去,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的时候,厕所隔间的门开了。


    许昕走了出来,看见了方博。


    方博再次郑重发誓,我真的不是故意走错厕所的【我是有意的啦啦啦


    场面有点诡异,方博冷静了一下,想了想发生了什么。


    自己走错了厕所听见了厕所隔间的不明声音本来想偷偷走掉……


    但是谁知道会在女厕所里的不明声音是许瞎子和一个女的发出来的?方博看着眼前目瞪口呆的俩人,觉得自己的内心都崩溃了。


    气氛就这么僵持不下,方博许昕宿管员三人大眼瞪小眼,各自都是一脸懵逼。


    “那个,斗地主伐?”良久,许昕打破了沉默,拿出了一直藏在背后的扑克牌,当然,宿管阿姨也是。


    方博看着许昕,又看了看宿管员,一脸正正经经地摇了摇头,然后接过了扑克牌。


    才不是“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呢”哼,我好歹也是做了一下思想斗争的,嗯,没错。方博深深折服于自己的机智。


   “哈哈,我又赢啦!你博哥我就是机智!”


   “得了吧,就你还机智,我还担心你上课会不会带坏学生呢。”


   “许瞎你再说一遍!”


   “你们俩好好打牌!信不信我让学生半夜去你们宿舍!”


    “……”


     这个下午,女厕所的厕所隔间的声音就没停过,即使有想来上厕所的女同胞,也很快飞一样地跑出去了,没办法,人总是喜欢脑补,尤其是女生嘛。


    在昕博和宿管阿姨三人打扑克之时,樊振东在男厕所里听见了令他永世难忘的歌声。


    在男厕所的厕所隔间里,正传出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歌声:“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


    哦,这歌声真是好单纯不做作,跟外面的妖艳贱货一点也不一样。


    这颤抖的尾音,唱出了独属于那人优雅的格调,这高亢的声音,诉尽了那不屈的一生。


    樊振东觉得自己被这歌声击中了。

评论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