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良菌

墙头巨多,目前沉迷国胖_(:з」∠)_
男(女)神也不少目前马龙/方博/乔振宇/李玉刚/cate blanchett/lee pace
cp太多不谈__:(´□`」 ∠):_

【轩远】老师,你愿意跟我建设社会主义吗(一)

-一个和小汐@暗戳戳开小号 的联文,共同脑洞产物(两个人脑子可能都有毒(๑¯ω¯๑)
-师生au,有年龄操作
-轩远年下,不接受师生和年下的勿入呀
-副cp大概胖雨/恺彦/昕博/獒龙
-目前没出现的暂时不打tag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欢脱撒糖向~


聒噪的蝉鸣渐消,唯有校园中小池塘处的蛙声打破夏夜的宁静。夜色弥漫,万家灯火也总有熄灭之时。

“黑夜,也挡不住我学习的脚步!”
正激动明志的樊振东头上挨了一巴掌。
“小声点,小心隔墙有耳…现在嚎什么学习呢,面泡好没有?”一直在旁边任劳任怨打灯的孔令轩总算是忍不住了。

“马上马上,你急什么。酷盖,彦彦你们真不吃?”

一旁的周恺冷漠地点了点头,姿势不变地继续看书,他那边时不时还会传来笔摩擦纸张的声音和书页翻动的声音。

赵钊彦坐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翻身下床“吃吧,小胖你那还有热水吗,给我泡个面…”

“不打灯了,太累了。”孔令轩把灯放到樊振东床的梯子上,走回自己的床下,在桌子旁坐下,翻开被自己冷落许久的政治书边看边说 “周五要考综合,小胖你真的不看下书?吴爸爸的政治课也太坑了,直接叫实习生来讲课自己在后面听着。说那实习生是以前的学生他十分信任。结果上课的时候总是控制不住喊暂停,自己跑上去又讲一遍…看吧,讲不完了吧,又要考试了…”

正在挤调料包的赵钊彦不忘附和一句“政治背不完主观题了。上课最怕的就是吴爸的暂停…”

准备开始吃面的樊振东表示:看什么书,过来吃面!放弃物理,无所畏惧!毕竟从老师嘴里说出的年级第一就跟我吃鸡蛋灌饼一样容易…
赵钊彦将面盖好,几番思忖后还是拿出了数学书“恺哥,讲个题…圆锥曲线…”
孔令轩还没吃完一口面,周恺就已经行云流水地完成了放下书下床再到赵钊彦桌前这一全过程。

目瞪狗呆…不是很懂你们情侣…

“你说你们文理相恋是怎么继续黏黏糊糊互相讲题的?”孔令轩艰难地咽下了差点噎死自己的那口面。

“语数外,三门相通”周恺开口了。
向恺彦势力低头…文理的差距对你们来说太小了…
走廊中突然有脚步声传来,越来越近,声音在已经拉闸一片黑暗与安静的走廊中显得十分突兀。
孔令轩一个激灵,以超越刚刚周恺的速度拉开衣柜门将面放进去,然后坐回桌前拿起笔看起了书。后知后觉的樊振东迅速地端起面正准备开始藏,宿舍门被拉开了,靠近门边的一号床樊振东被逮个正着。

“大晚上的你们看书就算了,还大声讨论!讨论就算了还吃面?别以为分科之后没有把你们分开就是纵容!樊振东,说的就是你!下回再让我看见就在我面前把面盒子吃了!”
说完生活老师直接摔门而出。
赵钊彦这才怯生生地从周恺身后探出个头“走…走了吗?”周恺嗯了一声。
孔令轩由于他的机智躲过一劫,而赵钊彦桌前由于被周恺的身体挡住了,也没有被发现。
樊振东:???
然而孩子们又做错了什么?他们只是饿了……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听着周雨销魂的颤音,林高远表示我的内心是绝望的…

“雨哥,我求你了,好好备课行不。你是没有经历过被吴爸暂停支配的恐惧…我再不好好备课明天又要被喊暂停了!你能不能张开你的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一下我的政治课梦想…”
周雨总算停止了唱歌。
“小远啊,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呀。你晓不晓得科哥的物理课是多么的简单粗暴快捷,他讲的题不管学生懂不懂,反正我是没听懂… 他这个完全不能给我起示范作用!我总算晓得为什么下课科哥的办公室经常爆满… 因为他每节课上的都是假课…能听懂的人一定都是有缘人”

一时沉默,两声叹息……

准高三暑假补课的夜晚无论对谁来说,都注定不是个睡觉的好时候…


tbc

评论(6)

热度(77)

  1. 不进前400不改名纯良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真汐汐汐汐汐
    hhhhh就是搞事就是造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