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良菌

墙头巨多,目前沉迷国胖_(:з」∠)_
男(女)神也不少目前马龙/方博/乔振宇/李玉刚/cate blanchett/lee pace
cp太多不谈__:(´□`」 ∠):_

[昕博]山中事(上)

*虽然想一发完但是实在一次性写不完(主要是懒),不要脸地分上下

*ooc ooc ooc

*主昕博,有獒龙、可玘、一点点胖雨、x肖x(虽然很明显但强行卖关子)

*不要脸求评论小红心小蓝手


1

方博是不信命的,从小就不信。

不只是他,去问问肖门那一群日天日地的崽子们,没有一个信命。

虽是这么说,老天却就是爱开玩笑。山林精怪之属,自然是常人无法看到的。可他们每一个,都注定能被一个人看到,却又无法被触碰,不论是陌生人,还是挚友,抑或是爱人。

久居深山,谁又会在意是否有人能看到他们呢?

方博还没成年的时候,被哥哥们带着到处熊。有一回,跟着陈玘和邱贻可偷溜进后山。他们七拐八弯,不知道走到了哪里。方博好不容易从一片茂密地竹林中钻出去,终于进入一片宽阔的地方,还没摘干净落在身上的树叶,他就看见后山有一口泉,清澈见底,水中无草无鱼。泉四周花草长得极盛,快要把那泉水都遮掩住了。

方博盯着那口泉,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转头看向身边一脸兴奋的陈玘

“玘哥,这就是那个……”

邱贻可抱住陈玘的腰阻止他不要冲上去,然后无奈地朝方博点头

“对,将你'命定之人'的或骨或血或肉或发与泉水混合,饮下便可成为人……哎玘子你别激动!”

陈玘不耐烦地打掉邱贻可的手

“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要是一年,那个人没有爱上你没有吻你,你不就神形俱灭了嘛!不过竟然让我们发现这口泉了!这个有意思!”

陈玘趁邱贻可一个愣神冲上去扒开茂密的草,装了一瓶子泉水。没有所谓的命中注定,这泉水也只是普通的水罢了……

方博看着面前两个师兄,把这样重要的泉水交杯着喝下去的时候,想着为什么还要变成人呢,当个妖都要被这么辣眼睛……

他一直都觉得,信命其实毫无意义。

不如信自己……

2

可是方博真没想到,他竟然会被他那自小便放荡不羁的科哥打脸……

想当年张继科厌倦了山林生活、一个人偷跑出去,成功地气掉了他师傅的最后一点头发,然后音讯全无。

张继科走了好几年,陈玘和邱贻可一直如胶似漆,师傅从他小时候某一年开始几乎不外出,一群师弟师妹们闹闹腾腾……就连隔壁族和他玩的最好的周雨,最近都萌上了竹林里的某只滚滚,天天等着去投喂。

方博觉得自己的妖生一片空虚……能干什么呢?跟着周雨去找那只熊猫玩?方博想了想,觉得自己过去好像有点多余。

他来到溪水旁,挽起裤腿。从小到大一群熊孩子折磨过窝里的鸟,树林里的蝴蝶,连树枝上的蜘蛛都抓过了。现在只能抓抓水里的鱼,打发时间还能填肚子。方博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踩上水中光滑的鹅卵石。冰凉的溪水让他不禁打了个冷颤,他弯下腰,小心地挪动脚步,追寻游动的鱼儿。水很浅,还未到方博的小腿肚子。鱼游得极快,还有几条像是故意撞着他的脚踝,待他扑上去的时候,便又翕忽远游,滑溜溜的根本抓不住。小半个时辰过去,方博却是一无所获。他急得狠狠跺了一下脚,冷不丁脚心撞上鹅卵石,钻心地疼。他大叫一声,一个重心不稳就朝后面倒去。完了,要湿身了……

结果方博并没有一下子摔进水里,有人托住了他的后背,然后扯着他的领子将他一把拉到岸上。他本来就离岸边不远,于是直接摔到了溪边草地上。好歹没有直接摔个透心凉不是?方博揉了揉发疼的屁股,想回身感谢一下那个路过的壮士,结果刚一转头,就愣住了。虽然眼前的人比以前黑了好几个色号,但是毫无疑问,方博怎么可能认错,这就是他那失踪了好几年的师兄张继科。

方博惊得连屁股上的疼痛都感觉不到了,他一下子跳起来,冲到张继科面前。

“科哥你回来了!这几年你去哪儿了?为什么不传消息回来?……”

张继科笑得桃花眼眯成了一条缝,伸手开始揉方博的妹妹头。方博挣脱开张继科罪恶的双手,扒拉扒拉头发,继续问道

“科哥你怎么又回来了呢?发生了什么吗?”

张继科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他收回手,抿了抿嘴唇,对方博说道

“说来话长……带我去找师傅吧。”

方博看着张继科的反应,觉得有些紧张,不知道张继科是在外受了什么打击还是有了什么奇遇。不过他也没有多问,只是和张继科一起来到了肖战的洞府。

看到肖战已苍老与疲惫的面容,方博才发觉自己是真的有很久没见过师傅了。曾经如此意气风发之人,现在仍然逃不过时间的折磨……在不知多久以前,肖战就开始整日待在洞府中。上一次见到他,似乎已经是张继科刚离开的时候了……听陈玘说,肖战的洞府中还藏着其他秘密,但是具体的,却是含糊其辞,方博怎么都问不出来了……

张继科见到肖战,在说了一句“师傅我回来了”之后,便直奔主题,向肖战说道“师傅,我想成为人类,请师傅给我灵泉水罢。”

肖战却一反常态地并没有说什么话,只淡淡道:“规则你都清楚了。需要的东西都带了吗?”

张继科从怀中拿出一块叠得很好的布,小心地打开。方博看到里面包有一张纸片,应该是一个人的画像,还有一个装着几滴液体的小瓶子。画像上的面如冠玉,是个极好看的公子。张继科取出瓶子,又将画像仔细地包好放回怀中。瓶子中刺眼的红色,应该是血,画像上画的那个人的血吧,方博猜测道。现在一切已经显而易见了,张继科遇到了他的命定之人,并且爱上了那个人。而看张继科现在的神情,那个人对他的感情似乎并未确定。

曾经如此桀骜之人,也没有逃过命运的安排。

肖战点了点头“带上跟我来吧。”张继科一言不发地跟上。方博追上他们,肖战瞪了他一眼,却也没有阻拦他。方博缩了缩脖子,抓着张继科的衣服随着他一起向后山走去。

其实后山方博他们很早就进来过了,他觉得师傅也是知道的,不过因为他们没有怎么搞大事情,就随他们去了。

肖战带着张继科走到那口泉前面,掐了个术法引了一杯泉水,却没有直接递给张继科,而是缓缓转身看着他,长叹一口气问道:“你真的决定了吗?不会后悔?”张继科坚定地回望过去:“弟子已思虑良久,定不后悔。”肖战也没有再多说,直接将泉水给了张继科,张继科打开小瓶将血液倒入其中,红色的血滴落入杯中,渐渐扩散,然后很快融入泉水,红色瞬间消逝。张继科看着这泉水半晌,举杯,冷不丁一下子被自家小师弟拉住了袖子。

方博不知道张继科到底遇到了什么人,也就更无法理解张继科的决心。他只是觉得,怎么能这样就向命运妥协?

他缓缓抬起头看向张继科:“值得吗?”

“当然值得。就算我只能存在一年,至少这一年我能真正拥他入怀,护他周全。”言罢张继科忽然笑了,“没办法,他真治我……”

不知道是向命运妥协,还是只向他一人低头。

张继科轻轻拨开方博的手,仰头将泉水一饮而尽,随后没有再停留,径直离开了。他这回出现的突然,离去地决然,只留方博和肖战看着他渐行渐远。肖战也没说什么,指点了一下方博法术,揉了揉他的脑袋拍了拍他的脸,又回到洞府中去了。

闻讯赶来的陈玘和邱贻可直接错过了两个人,只看到方博一个人愣愣地站在院子中央。

听完方博的讲述,陈玘意外的一言不发,只是看着肖战洞府的大门。良久,方才缓缓开口:“肖门的人,都是痴情种,却是最易为情所困啊……”言罢紧紧握住了邱贻可的手。

邱贻可立刻回握过去,与他十指紧扣……他又看到自己最宠爱的师弟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也不知该如何开解,只能说“终有一日,你能领会继科口中的值得……”

方博还是不信命的,但是他却突然开始害怕,因为这命,可能由不得他不信……

3

暑气渐消,树上本来青涩的果子越来越红。

方博坐在树上,看着阳光透过树冠在地上形成的光斑发呆。树叶随风不断地晃动,地上的光斑弄得方博一阵眼晕。他移开视线,看到了被阳光照得发亮的果子。

这色泽,多像大番油亮的脑门和师傅锃光瓦亮的头啊……

方博伸手摘下离自己最近的果子啃了一口,汁水一下子涌进口腔。果子还没熟透,酸得方博整张脸都皱到了一起。他咂咂嘴,想品出一点甜味来。

不知道科哥现在怎么样了?已经过了五个多月了……方博无意识地晃着腿,又啃了一口果子。光着的大白腿在树叶中若隐若现。果子又酸得他整个人颤了一下。

这么久没传消息回来,其实也有可能和嫂子双宿双飞,浪迹天涯了不是?

方博将果核随手抛远。又是一个无聊的下午。他抱着身边的树干,摊在树上无所事事。

冷不丁听到不远处有脚步声,声音十分急促,且渐渐接近。方博直起腰,伸长脖子向远处望。

在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人,头发披散着,衣服也很凌乱,一副狼狈地样子。

方博看得出来,人类……方博十分惊讶。人类几乎是不可能出现在这个深山老林里的。不仅是因为地方偏僻,这里外围也被施过法,一般人走到这里都会自然绕过去。若是一不小心找到了入口走进来,没有里面的帮助,便一辈子都出不去了。

很明显这个人是无意间闯进来的。他捂着一只手臂,还在不断地回头张望,应该是在躲避着什么人的追赶。那人似乎是发现自己进入一个安全的地方了,便停下来松了口气,来到方博所在的那棵树下,一下子跌坐在地,长舒了一口气。他松开手,碎裂的袖子下露出血肉模糊地右臂。

方博无心搭理这个人,不小心闯入的人类,使个术法带他出去便是。他个人的恩怨,自然与方博无关。方博从树上跳下来,准备施完法就离开。结果树下那人在方博跳下的那一瞬间,被惊得一下子站起来,却因为动作太大牵扯到伤口,疼得一阵龇牙咧嘴。不过他还是一脸戒备地问道:“你是何人!”

方博倒是反被吓了一跳,本来预计好的帅气的落地姿势一下子变成狼狈地摔入灌木丛中。他却很快地爬起来,脸上带着同样惊恐的表情和那人对视,不由自主道:“竟然看得见我!!!”那人一下子懵了,看着在他面前手舞足蹈的方博怔了片刻,说了一句“……你说什么?”不知道是没懂方博的意思,还是根本没听清。

不过方博默认他没听清,尴尬地咳嗽了一声,结结巴巴道:“嗯……我我我叫方博,就住在这附近……你你叫什么啊?我从来没有在这里见过你。”

那人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不过看着方博闪闪发亮的大眼睛,觉得他应该没有恶意,便放松了些“许昕。我为了……为了躲避仇家,误入这片森林……”

其实许昕觉得自己挺背的。从小便长在师门吧,师傅好几年前失踪了,对自己很好的师兄最近也跟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人跑了。自己闯个江湖行侠仗义,继续打听师傅的师兄的下落,却不小心惹上了麻烦被人追杀。好不容易感觉逃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偏偏又遇上个奇怪的人突然从树上摔下来,神神叨叨地嘀咕着自己根本没听懂的话。

不过他刚刚说是这里的住民?

许昕还没回过味儿来呢,方博就又开口了“你受的伤挺重的吧?我可以带你去我家!我家有……有药和吃的……”

许昕总觉得对方跟在拐骗小孩一样。不过自己带着伤还不熟悉环境,别人要真想对自己做什么,自己还真没办法。罢了罢了,既然有药有食物,不去是傻子!他便点了点头,跟着前面那个蹦蹦跳跳,不知道在激动什么的人走了大概几百米,眼前便出现了一栋小房子。

方博自然有自己的房子。不能总是住在师傅那里不是?况且师傅已经多年都不怎么见人了……不过他这房子说小也是真小,一间内屋里摆了两张小床一个小柜子,其中一张床是给经常过来玩的周雨准备的。外堂也就摆了一张桌子几个凳子。厨房与茅房更小,且灶台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灰,看得出来主人几乎不用。平常也就方博一个人住,最多接待个周雨,现在看来也就堪堪能再容纳一个许昕罢了。

“随便坐随便坐啊!”方博喊着跑向内屋去拿药。他平常总是喜欢在山里跑,受点伤是常事,普通的药草还是蛮齐全的。

许昕在桌前坐下,环顾四周,撇了撇嘴,觉得还不错。毕竟人家好心把自己捡回来了,还给自己提供药和吃的。他拿过方博摆出来的药草,撕开自己已经破掉的袖子开始处理伤口。

方博就坐在许昕对方盯着他。这个人类能看见自己,岂不就是传说中的命定之人?但是方博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这个人有什么特别的,更不觉得他和自己有任何相合之处。命这种东西,果然不可信。不过也不知道许昕是被多少人追杀啊,看着伤得真重……

方博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样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看着别人有多诡异。那边许昕被他的眼神弄得浑身发毛,又不知如何开口,只得硬着头皮自己上药包扎。直到许昕都处理完了,方博撑着脸的姿势还没有变过。许昕无法,只好默默抬起头,看向方博那大的吓人的眼睛。方博这一下倒是回神了,而且惊得手臂一滑,下巴狠狠地磕了一下。这一下手臂也疼,下巴也疼,眼中也因为疼痛蒙上了一层水雾。不过这也怪不得许昕,毕竟是自己一不小心出神了,盯着别人看了这么久……他慌慌忙忙地站起来 “我……我去给你拿吃的啊!”揉着下巴向厨房走去。

许昕看着方博的动作,忍不住腹诽道“这小傻子……”

然而在看到满桌的水果之后,许昕差点把心里的吐槽说出来……虽然他知道方博是个好人,但是,这小傻子平时是真的不吃饭的吗??

方博倒是随手就抓起一颗果子啃起来。他的确是不用吃饭的,修炼这么久,本来也什么都不需要吃。烤烤鱼呀,啃啃果子呀,完全属于个人爱好。虽然他们中喜欢饱那口腹之欲的也不少,方博也去马琳、王皓、邱贻可等人家里蹭过不少饭,但是他自己是完全不会做饭,家中更是没有这些食物的储备呀。于是他也忘记了,这人类是要食五谷的。所以对上许昕疑惑而无奈的眼神时,他真没反应过来,还抱着果子咔嚓咔嚓地啃。

“吃呀吃呀,别客气!”

许昕看着他腮帮子鼓得跟仓鼠一样,一脸满足地吃着果子,一下子沉默了……最后还是腆着脸问道:“有饭菜吗?我来做也行……”虽然果子亦可以果腹,但是紧张了一天的许昕总算安定下来之后,腹中的饥饿感不是果子可以解决的了。方博一听愣了,嘴里的果子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就这样包在嘴里,瞪大眼睛尴尬地看着许昕。他是真把这茬忘了,主动把许昕带回家,却不让人家吃饱,好像不太好……方博艰难地咽下口中的食物

“你你你等等啊,我去他们那里找找!我平常嗯……不怎么在家里吃饭……你别急啊!”

说罢便急吼吼地跑出去了。

许昕也不想深究这个“他们”到底是谁了,他开心就好……

等方博带着饭菜和食材回来的时候,许昕已经啃完了他的第四个果子。总算吃上了热饭,许昕有一瞬间的感慨与感动。

方博道:“要不吃完你便住几天待伤好了再离开吧!这片森林不认识路的人走不出去,到时候我再带你出去?”

许昕总觉得这小傻子有点反常,似乎热情过头了?不过看这个样子,他的确不太可能一个人在走出这片森林了,况且到晚上他还……借住几宿,当不成问题。稍微小心点便是了,看这小傻子的样子,连心中的好奇与期盼都明白写在脸上,自己一时也无法拒绝,便答应了。



评论(2)

热度(38)